韦迪两斤白酒不倒堪称酒神 王义夫寻机挑衅自讨

来源:https://www.scxyfood.com 作者:综合赛事 人气:176 发布时间:2019-02-05
摘要:韦氏空降足管中心,他原来的部下、水上中心五部部长许四海点评得最生动。许部长用了四个字,水军救火韦迪这个原水军掌门人,去拯救处于火山口上的中国足球。 这位未来中国足球

  韦氏空降足管中心,他原来的部下、水上中心五部部长许四海点评得最生动。许部长用了四个字,“水军救火”——韦迪这个原水军掌门人,去拯救处于火山口上的中国足球。

  这位未来中国足球的掌舵者、“救火队长”,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作为一个成功的管理者,他的秘诀是什么?本报记者多方走访,大量采访韦迪在水上运动管理中心、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和拳击运动管理中心的同事、朋友,试图还原出韦氏真实形象。

  如果你和韦迪素未谋面,而在某一个会议上看到他,你一定会被他的儒雅风度折服。韦氏头发略微花白,戴一副无框眼镜,脸上经常挂着和蔼笑容。这是一个典型的智者形象。

  这位“金牌主任”,拥有教学理论与方法专业硕士学位,曾赴日本进修体育管理学。当然,学历学位并不能等同于文化修养,但韦迪身上,确实举手投足之间带着浓厚的书卷气。他说话语速不快,但字字珠玑。他的讲话,即便是即兴而发也一定条理清晰,而且经常引经据典,体现出一个学者的渊博与严谨。

  跑水上项目的记者常说,听韦主任谈话,无形中像上了一课,即便你完全不懂生涩的水上项目,也可以听懂他的讲话,他擅长把专业而复杂的原理说得浅显易懂。很多平时不跑水上的记者都喜欢采访韦迪,因为“他的话不用整理,拿过来几乎就能用了”。而且,即使压根不懂水上项目的人,也能“听个大概”。对待记者,韦氏堪称和善可亲,与几名经常跑水上项目的记者关系相处非常融洽,记者们也经常和他开玩笑,并不像很多采访对象和记者之间“壁垒森严”。

  很多记者说,韦迪最大的特点是爱听实话,有时媒体向他反映的一些想法,他也很重视,所以这些年水上中心的宣传工作做得不错,也培养了几名精通水上项目的记者。韦迪有时笑称这些记者是“铁杆粉丝”,还给他们创造不少体验机会去亲身体验水上项目,来增加对项目的了解,方便报道。韦氏这些做法,再加上信息较为开放透明,水上中心近年来鲜见恶意的炒作报道。

  据他的朋友介绍,与很多行政干部不同,韦迪显得很不会“做官”,有时候很“书生气”。2000年悉尼奥运会,韦迪时任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主任,负责五个奥运会项目:举重、摔跤、柔道、拳击、跆拳道。这届奥运会,重竞技中心大放异彩,豪夺8块金牌,尤其是第一次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的女子举重,中国队实现大包揽。后来在奥运村里庆贺时,韦迪却说了“令人震惊”的一席话:“我们要从成功中看到问题——虽然包揽了全部金牌,但是在一共七个项目里,我们如果派没有参赛的三个级别的选手来悉尼的话,实力将更占优势,获得金牌将更加易如反掌……”作为中心主任,韦迪竟然向媒体“自曝”情报研究和信息掌握方面的失误,被外界认为没有官腔,很“书生气”。

  人的性格,绝非简单一面。如果你认为韦迪只是一个“文弱书生”,那就错了——这位“儒雅学者”的另一面,是“东北大汉”。

  韦氏出生于辽宁丹东,年轻时曾练习铅球,体格健硕。有人说他其实是个性情中人,尤其是在酒桌上。纵观韦迪工作的几个中心,拳击、重竞技、水上运动,不管是教练还是队员,大多是“硬汉”。江湖自有江湖的法则。可以想象,在这些圈子里,光靠学问、涵养,或许“镇不住”,不足以统帅三军。韦迪的一大本领,则是在酒桌上降服你,“不服?把你喝趴下!”

  他的酒量,堪称惊人。据他在水上中心的前同事介绍,每次中心内部聚餐,韦主任总会在饭前说一句,“今天总量控制啊!每桌最多就一瓶白的,两瓶红酒。”可是,酒过三巡,哪里还顾及那么多?连韦主任自己都把这句话抛到九霄云外了。据说,有韦迪参加的饭局,每一次总有人喝醉、喝吐甚至喝哭,但鏖战到最后,韦迪总是神智最清醒的那个人。“血拼到底”之后,韦迪甚至还能有条不紊地布置接下来的工作,令人惊叹不已。其实,随着年龄增长,韦迪近两年酒量已经下降了很多。他的前同事说,韦迪以前能达到“两斤白酒不影响工作”的境界。

  韦迪的“酒”下败将,数不胜数。最著名的一个,当属王义夫。这位射击奥运冠军、后来国家射击队总教练,以海量而闻名圈内,但却完败给韦迪。这就不得不提2008年西沙群岛之行了。

  中国皮划艇静水项目总教练孙尔杰,乃海军大校。备战北京奥运期间,孙大校曾夸下海口——如果水上项目在北京奥运圆满完成任务,他就请大家前往西沙参观。西沙群岛可是军事禁区,高度戒备,除了军舰和补给,普通人根本不可能靠近。自那之后,西沙之行就成为了韦迪的一大梦想。后来奥运会中,“水军”取得了历史性突破后,孙大校果然没食言,促成了西沙之行。海军听说有奥运冠军到访,相当配合。于是便有了2008年10月“奥运冠军赴西沙慰问边防官军”活动,慰问团队成员有水上、射击和举重项目的10余位奥运冠军和中心领导。王义夫和韦迪,也终于有了较量的机会。

  在一次与海军联欢的午餐会上,海军和各中心领导位列主桌,席间觥筹交错,一阵血拼。饭后的奥运冠军事迹报告会,射击队总教练王义夫缺席了,原因让所有人大跌眼镜——一向酒量“深不可测”的王教头,这次喝高了,无法支撑接下来的活动,不得不回房休息。海军一位副司令员,更是带着几分醉意,坚持主持报告会,结果把会议流程、发言人名字念得个颠三倒四,错误百出。在座的驻地官兵,大概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领导醉酒失态,不时偷笑。

  2001年,韦迪从重竞技中心改任水上中心主任之际,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说:“水上项目的目标,是在2004年奥运会上获得金牌,在2008年奥运会的三个大项上都获得金牌!”这番“豪言壮语”,在当时曾被认为是“异想天开”,不但业内人士不信,总局领导也不信。因为在悉尼“水军”全军覆没,颗粒无收,而且赛艇皮划艇帆船三个大项当时不但没有世界冠军,而且几乎没有一个项目进入世界前三。但后来的事实证明,韦迪说对了:在雅典,孟关良、杨文军获得中国水上项目第一块奥运会金牌;在北京,三个大项恰好各获一块金牌。

  “水军”咸鱼翻身,与韦主任的“非常手段”密不可分。韦迪曾说:“中国水上,从悉尼这么一个低水平,到雅典要实现奥运金牌,必须用超常规的思维,来组织我们的训练工作。”韦氏主张“超常规思维、跨越式发展”,并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。帆船帆板协会秘书长刘卫东说:“韦主任来水上中心以后,力主将原先奥运项目、非奥项目并举的现状进行改革,将奥运项目从原先一个奥运项目带一个非奥项目的情形中剥离出来,再统筹发展非奥项目。”

  有一件事时常被水上中心的人士提起,那就是“奥运舵手计划”。起初,大概2002年的时候,几名业内人士提出了一个想法:从普通人中选拔“舵手”,参加北京奥运会赛艇比赛;因为在所有奥运会项目里,只有赛艇比赛的八人艇舵手,有可能从普通人中选拔出参赛者。当时,“超级女声”尚未红火,还没有“海选”这个概念。几名业内人士的想法,也只是当做玩笑说与韦迪。不过,韦迪非常敏感,让相关人士马上构思这个活动。韦迪当时说,“奥运舵手计划”在操作上可行,对赛艇运动是一个很好的宣传,水上中心愿意全力配合。

  最终,“奥运舵手计划”在央视做成了“真人秀”节目,虽然过程和结果都有瑕疵,但还是获得了外界的关注和认可,认为这件事具有“创举”和“遗产”意义。从这件事情上,可以看出,韦迪是个视野开阔的现代型领导,具有很强的决策力。即便不能说高瞻远瞩,但绝非抱残守缺之徒。

https://www.scxyfood.com/zonghesaishi/728.html

最火资讯